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添加书签(永久书签)
报错(章节有误?)
听书 - 大明亲王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A-
默认
A+
护眼
默认
日间
夜间
上下滑动
左右翻页
上下翻页
《大明亲王》233.第233章 应天府案 1/1
上一章 设置 下一章

“大人,这是南直隶内最近这些年的积案了。”

南京刑部尚书文固颤巍巍的把手里的卷宗全都双手奉上,放在了曾毅跟前的桌案上。

昨日,接到曾毅要查看南直隶历年来积压案子的消息后文固这个南京刑部尚书可是不敢有丝毫的耽搁,立时就连夜把案子给整理了出来。

把最近的几个还未解决的案子,全都给整理好了,交给曾毅。

这些个案子,文固也是有选择的,并不是的就听了曾毅的话,要看南直隶最近这些年积压的案子,就把所有的案子全都给提来让曾毅看。

在文固看来,若是他真那么做的话,纯粹就是不知趣了。

是以,文固这个南京刑部尚书,特意选了几个最近些年的案子,还未解决的,但是,却有线索的,并非是那种无头案子的,给曾毅送了过来。

“就这些?”

曾毅并没有翻阅案宗,只是皱了下眉头,整个南直隶,这么多年,就积累了眼前这薄薄的几本卷宗?

他曾毅可不是傻子,是不可能相信的。

“这些都是最近的几桩案子,别的,都太久远了,大多数都成了无头公案,是以,下官不敢送来让大人忧心。”

这些日子,南京各部官员,对曾毅,从来时候的态度到现在,可以说是来了一个天翻地覆的变化。

就是南京六部的官员,现在见了曾毅,也是要以下官自称的,虽说曾毅这个钦差的真实品级不高,可奈何人家是钦差,而且,脾气还不好。

钦差是厉害,可是,敢不经朝廷允许,就砍了南京镇守太监急南京兵部尚书,这换成是旁的钦差,是绝对不敢的。

可曾毅却敢,而且,还是不经画押,就给砍了。

朝廷方向,还没有丝毫的动静。

虽说,最后曾毅查抄等的千万两白银大多数让运回了北京,这或许是京城内阁和曾毅的一个协商。

可是,别的钦差,怕是没和内阁协商的资格还。

是以,对曾毅,就是南京六部剩下五部的首官,也是恭恭敬敬的,唯独南京兵部,尚书被曾毅砍了,还暂缺首官。

而且,看朝廷的意思,南京兵部尚书的位置,段时间内,怕是不会在有新的官员到任了,这是明显的在支持曾毅的行为。

有了这些个因由,南京的哪个官员还敢因为曾毅本身官职不高而小瞧与他?

“这些案子中,可有民告官的?”

曾毅也不去翻那些卷宗,就算是真翻了,他也不精通刑名,未必能看的出什么,尤其是这些个连南京刑部都要积压下来的案子,自然更是无法了。

是以,曾毅要这些案宗,并不是要看,而是有目的的。

不过,看来,南京刑部尚书误会他的意思了,是以,曾毅也就直接问了出来。

“民告官的?”

文固楞了一下,随即心里就有些发寒了,这个煞星,是要做什么?难不成,真想把南京官场给彻底整顿一番?

“有。”

犹豫了一下,文固还是开口了,不开口不行,这事,也不能隐瞒,不然,以后真让曾毅查出来了,那他文固,绝对是要倒霉的了。

“说与本官听听。”

曾毅笑着站了起来,冲着文固压了压手,道:“不必站起来,坐下说,坐下说。”

“是告的应天府尹马德祐,说是其收受钱财,污判案子。”

文固小心的看着曾毅,嘴里说的事情,听起来,却也不轻不重,毕竟,只要是前去衙门告状的,肯定都是人为自己有理的,不可能认为自己没理。

而最后的判决,肯定不能让双方都满意的,总会有一方要抱怨的。

而这败诉的一方,若是出来以后去别的衙门,甚至是南京刑部状告应天府,也是极有可能的。

毕竟,若是想要在南京告迎这场状子,也唯独南京刑部这个衙门了,若不然,就是要去京城刑部、大理寺、甚至是告御状了。

只不过,这是一般百姓们根本就无法做到的事情。

就像如今的皇宫外,有登闻鼓在,可是,却已经不少年,没有响过了,究其原因,是和官员们的利益有冲突。

“有多少人告他啊?”

曾毅嘴角带着一丝笑意,看向了文固,他清楚,文固这话,定然不会是随意一说,因为,在他跟前说这话,就等于是把应天府尹马德祐已经得罪了,是以,绝对不可能是随意说的。

“不多,也就两三户而已。”

文固惜字如金,说完这句话,就又不吭声了。

“说下去。”

曾毅眉头微微皱了起来。

“是。”

文固拱手,道:“这案子,其实,曾经也在南京喧嚣一时的,这三户人家,都是被人夺了家产的,原本,都是南京的富户,可是,要么,是兄死被弟夺了家产,要么是被女婿夺了家产的。”

“案子到了马德祐那里,告状之人,没一个赢的,都是让被告之人补偿他们百两银子罢了,可,其家产,何止万两,都是数百万两的富户啊。”

“只是,南京刑部,却是也管不住应天府尹的,下官也只能是将此案上奏朝廷。”

“只不过,却是一直没什么批复的。”

“那三户告状之人,也曾结伴上京,可却都是无功而返。”

“那三户人都认识?”

曾毅从文固的话里听出了别的。

“都是民告官,而且,还都是告的应天府尹,也就认识了。”

文固叹了口气,道:“有孤儿寡母的,也有孤女被敢出来的,却也都挺可怜的。”

“文大人,以为这案子如何?”

曾毅笑眯眯的看着文固,既然文固说出来这案子了,那就定然是不认同应天府尹马德祐的审断结果的,不过,曾毅却还是要问问的。

“这件案子的卷宗,大多数都在应天府内的,且,应天府已经查此案,南京刑部,虽说掌管南京刑名,可是,对于应天府尹,却也是并没有太大约束力的,是以,也只是有些口供罢了。”

“整理了之后,呈上来。”

曾毅点了点头,略过此事不在提:“可还有旁的?”

“有。”

文固点头,道:“不过,旁的,告的都是下面的县令之类的,也就一两个,下官早就有了处置的了。”

“文大人说那三户人家也曾经结伴上京,那为何不去敲宫外的登闻鼓,告御状?”

曾毅却是有些不解的看着文固,要知道,皇宫外的登闻鼓可是明太祖朱元璋设下的,为的,就是让百姓有冤可申。

而且,还设立御史专门看守登闻鼓,一旦有百姓或官员有天大的冤屈或机密重情,都可以前去敲登闻鼓。

任何官员不得干涉,否则以阻挠定大罪。

一旦登闻鼓响,御史必须上奏皇帝,而且,只要登闻鼓响,皇宫内几乎都可以听到的。

而登闻鼓响,皇帝必定要亲自过问。

之后,或是御审此案,或是将此案交予三司定论,全程都是有锦衣卫官员跟随击鼓之人的,有司若敢拖延,定然治罪。

且,最终案子的结果,还是要上报皇帝御览的。

可以说,登闻鼓,是百姓有了天大冤屈,可以打破官官相护唯一的解决方法了。

“登闻鼓,已经有多年不曾响了。”

文固楞了一下,随即苦笑。

曾毅默认,事关皇家,文固不敢说太多,可是,曾毅却也明白,登闻鼓,怕是牵扯到了太多官员的利益。

是以,官员和皇权相抗,以至于今日,不在响起。

“将此案所有相关卷宗,全部调来,苦主若能寻到,也全部带来。”

曾毅开口,道:“此事,劳烦文尚书了。”

“这是下官该做的。”

文固拱手。

“大人,司徒回来了。”

梁猛从外面冲了进来,看到屋内有官员在的时候,不由得挠了挠脑袋,有些尴尬,他,还是不太习惯那些太多的礼节。

“下官这就回去整理案宗。”

文固很是识趣的站了起来,冲着曾毅拱手,告退。

司徒是谁,文固自然知道,曾毅身边有一个司徒威,锦衣卫佥事,带领南京官兵护送九百万白银至京。

算算时间,也就是这几日,该回来了。

“准备笔墨纸砚。”

曾毅看了梁猛一眼,刚才和文固的谈话,让他有了一个想法,可又怕过后给忘了,是以,赶紧让梁猛准备笔墨纸砚。

“是。”

梁猛抱拳,退了出去。

“大人。”

司徒威已经大步走了进来,单膝跪地。

“快快起来。”

曾毅一把扶起了司徒威,笑着道:“这次前去京城,可是劳心费神了,既然回来了,可就要好好休息几天。”

司徒威嘿嘿笑着,看着曾毅,道:“不辛苦,卑职带着半个南直隶的官兵,也算是体会了一把当大将军的瘾。”

“感觉不错吧?”

曾毅哈哈笑着,对于武官来说,最大的愿望,莫过于带兵了。

果然,司徒威嘿嘿笑着,脸上带着一丝的兴奋:“比卑职平日里带着锦衣卫要强多了,那感觉,嘿嘿。”

锦衣卫,尤其是现在的锦衣卫,根本就算不上什么的,比起军队来说,哪有半个南直隶军备人马多?

而且,就算是南直隶的军备在不堪,可那好歹也是当兵的,比起锦衣卫的作风,也是有根本的不同的。

“可曾出了什么意外?”

曾毅笑着,把司徒威按在了椅子上,亲自给司徒威倒了一杯茶水,递到了司徒威的手上。

“不敢,不敢。”

司徒威起身,脸上全是激动,双手端着茶杯,一口喝了个干净,然后,才又被曾毅给按在了椅子上。

“大人神机妙算啊。”

坐下了之后,司徒威在看曾毅,脸上全都是忍不住的敬佩:“您交代的情况,都发生了,话,卑职带到了,信,也交给了刘瑾。”

“那就好,那就好。”

曾毅点了点头。

“大人。”

梁猛已经拿着笔墨纸砚跑了过来,手里端着个大盘子,还一路小跑,却也稳当的很。

“稍等。”

冲着司徒威点了下头,曾毅拿起毛笔,沾了沾墨,然后在白纸上写下了登闻鼓三个大字,然后用嘴吹了几口气,等墨迹干了,小心的叠好,放在了袖子当中。

“大人,您这是?”

司徒威避嫌,没有凑过去看曾毅写的什么。

可是梁猛却是没那么多心思的,且,他也看不懂曾毅写的什么,只是好奇,自家大人要做什么。

“没什么,就是一件事,怕忘了。”

曾毅笑着,把手中的笔放下,冲着梁猛点了点头。

“司徒刚回来,让他好生休息几天,这几天,你忙些。”

曾毅笑着,道:“可别什么事都去找司徒帮忙了。”

“好。”

梁猛抓着后脑勺不停的嘿嘿笑着,往常,曾毅吩咐下来的事情,不懂的,梁猛都是去找司徒去请教的,现在看来,这事,是没瞒住曾毅的。

“大人,卑职没事的。”

司徒威急了,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满是急切的看着曾毅。

“有事没事不是你说了算。”

曾毅笑着,冲着司徒威压了压手:“你刚带兵回来,若是本官不让你休息几天,传出去,指不定还让旁人以为本官苛刻。”

“就算是为了本官的名声,也是要让你休息几天的不是!”

曾毅都把话说到这了,司徒威还能说什么,只是有些不甘的点头。

“放心吧,这些日子,梁猛执掌钦差卫队,不是也没处什么事吗?”

曾毅笑着,司徒威临行前,把钦差卫队全都交给了梁猛负责,也当是体悟曾毅的用意,锻炼梁猛了。

而锦衣卫的人马,却是不能给梁猛的,毕竟,梁猛是不是锦衣卫的人,这不合规矩,是以,是交由平日里司徒威自己的副手负责的。

曾毅这话的意思,就是还暂时这么下去,司徒威虽然回来了,可是,暂时,让他休息几天,什么事都别管。

曾毅也知道,这话说出去,容易让人误会,尤其是什么事都不让司徒威插手,指不定他还会以为是要边缘化他呢。

“过几天,还有要事要你去做,好好休息,把精力养足了,可别到时候给本官出篓子了。”

为了不让司徒威胡思乱想,曾毅还是给司徒威透漏了一点消息。

果然,听了曾毅的话,司徒威立时抱拳,像是打了鸡血一般,满脸的兴奋:“卑职遵命。”

“梁猛跟着司徒,去锦衣卫,调应天府尹马德祐的情报。”

曾毅看着司徒威,道:“从锦衣卫调取有关马德祐的情报后,将东西交给梁猛就成,你,就开始安心休息吧,三日后,来见本官。”

“是。”

司徒威和梁猛两人拱手,虽然奇怪自家大人怎么突然要看马德祐的情报,可是,却也知趣的不多问。

既然是自家大人要做的事情,自然有其的道理,自己身为属下,去做就成,不该问的,不能问,这才是最合格的属下。

要知道,上官办事,根本就没像下面的人解释的道理。

虽说曾毅的脾气很好,可是,司徒威和梁猛还是把这个坎给拿捏的很准,至于梁猛,偶有不识趣的多嘴几句,曾毅却也知道他的性格,都会一笑而过。

南京刑部衙门。

“大人,钦差大人要这些案卷,难不成,真是要准备查这个案子?”

南京刑部左侍郎有些不解的看着文固这个南京刑部尚书:“这个小钦差,到底是想要做什么?”

“根本就不按道理出牌啊,他这该不会是真准备把咱们南京官场来一次大换血吧?”

瞪了左侍郎一眼,文固叹了口气,道:“那有如何?眼下的情况,你还看不明白吗?曾毅,是有皇帝在背后撑腰的,更有内阁在背后撑腰的,这次他巡视天下,为何别的地方不去,直奔咱们南京而来?”

“这怕是朝廷们的那些个大佬们和皇帝的决定了。”

“不管曾毅在南京的行为是不是早就定好的,哪怕是曾毅在胡闹,可是,朝廷也会为曾毅撑腰的。”

“不为别的,就是曾毅这次押送回京的九百万两白银,就足以朝廷容忍他在南直隶胡闹了。”

“九百万两白银啊,全都上缴国库,这足以让朝廷的那些大佬记住曾毅的好了。”

“而且,曾毅这人,算计精明,他的行为,很明朗,就是查案,抓人,整治吏治。”

“只要他一直这么下去,没人会说什么的。”

“只要他闹的不太过分,只怕朝廷的那些大佬,还希望他就这么下去的。”

文固看着左侍郎,道:“咱们要做的,就是别让这位爷把火烧到咱们刑部来就成,其余的,谁倒霉,那咱也管不着了。”

“下官明白了。”

左侍郎点头,却是真的明白了尚书的意思了,这是要绝对服从曾毅的任何命令的意思了。

反正南京刑部也是个冷清衙门,没什么油水的,只要不得罪曾毅,就算是真被曾毅发疯查一番,按照曾毅的行事准则,也是万万够不上砍头的标准的。

只不过,这个前提是他们识趣,别和曾毅对着干,至于会不会得罪别的官员,这些事,还是等以后在考虑吧。

若文固的猜测是准确的,那,等曾毅离开南京的时候,指不定南京的官员已经被换了多少了。

广告是为了网站能更好的持续运营
滑动可继续阅读 >>

上一章 设置 下一章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play
next
close
返回
X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