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奇幻·玄幻 > 非常女上司 > 1469.抓到了点子上
听书 - 非常女上司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1469.抓到了点子上

非常女上司  | 作者:易克|  2022-09-15 16:01:02 | TXT下载 | ZIP下载

分享到:
关闭

第2218章抓到了点子上

这时,电视里正在播放江海新闻,一则全市宣传系统整顿行业作风的新闻引起了大家的注意。

“张部长行啊,一上来就抓行业作风整顿,从队伍建设抓起,以人为本,他是抓到了点子上。”杨哥边听新闻边说。

“是的,抓行业作风整顿,首当其冲抓了市里3家新闻单位的有偿新闻,”柳月说:“张部长正发狠,要抓几个典型,狠狠杀杀新闻记者的吃拿卡要不正之风呢,呵呵……”

我听了,心里隐隐不安起来,又想起了那8部采访机。

“新官上任三把火,张部长上来先烧了第一把火了,这第二把火,恐怕就是抓人事调整了……”杨哥说:“不管哪个领导,必须要抓的就是人权……”

“是的,张部长有这个意思,我从他平时的话里听出来了!”柳月说。

“你是张部长从省里带来的,平时,这部里很多人的眼睛可都是在看着你,你要注意不要和张部长太过接近,免得给人落下闲话,给你今后的工作开展带来被动……”杨哥对柳月说:“在部里的部长办公会上,张部长的部署和提议,包括在讨论一些事情的时候,你不妨适当地提出一些不同的意见,不要一味盲从他,更不要公开赞扬他……你这么做,他心里也是有数的,这是做给大家看的……”、

“嗯……杨哥说得对。”柳月点头。

我这会有些坐不下去了,站起来:“杨哥,表姐,我先回去了。”

“好,先回去休息吧!”柳月站起来说。

“好的,小江,再见!”杨哥从沙发上抬抬屁股,欠了一下身。

我知道,杨哥这么晚还不走,今晚是要在这里住下了。

我心里酸酸地离开了柳月家,突然很后悔来柳月这里吃饭,弄得心情乱糟糟的。

当然,今晚也有不小的收获,柳月和杨哥又给我讲了一些做官做人做事的道理,这些,都是我很需要的。

我是一个农民的儿子,家里世世代代面朝黄土背朝天,没有人能给我讲授这些东西,一个人进入官场,有人带和没人带,结果是截然不同的,起码可以少走很多弯路。

想到这里,我又暗暗庆幸自己遇到了杨哥。

当然,遇到杨哥,是因为柳月。

想起柳月,我不知道遇到她是我的幸还是不幸,我不知道遇到我是柳月的幸还是不幸,因为她,我经历了从天堂到地狱的历练,因为我,她经历了毁灭性的打击和磨难。

我们俩,或许就是今生的冤孽。

或许,只有在来生里,我们才可以在一起。

我心情郁郁地离开了柳月家,回到我的宿舍,躺在床上,难以入眠。

同时,我又想起了陈静先斩后奏接收的8部采访机,心里突然感到很担忧,我决定,明天一上班就打报告给党委,说明此事,先入为主,不能被动了。

想到这里,我的心里稍微安定了一些。

熄灭房灯,闭上眼睛,我却仍然睡不着,我的脑子胡思乱想起来,想柳月和杨哥这会在干吗,或许,我刚一离开,他们就……

一想起这些,我的心就要发狂,我狠狠地抓住自己的头发,在孤独而疯狂的黑暗中发出绝望而辛酸的呐喊……

直到天快亮时,我才带着满腔的创伤在委屈和忧郁中睡去。

一觉醒来,我一看时间,早上10点了,我睡过了。

我忙爬起来,匆忙擦了一把脸,直奔办公室。

我记着今天还有重要的事情做呢。

刚进报社院子,就听见刘飞从二楼办公室窗户伸出脑袋喊我:“江主任,正在找你呢,快来,马书记找你。”

我一听,忙快步跑到2楼。

刘飞从办公室里出来,冲我说:“你到哪里去了?到处找不到你。”

“哦……我出去办了点事情,”我忙说,又拍拍腰间:“我BB机戴上了,以后打我传呼。”

“哦……”刘飞点点头:“快去马书记办公室,马书记找你有事。”

“什么事?”我问刘飞。

“不知道,”刘飞眼珠子转了转:“是好事吧。”

我来不及分析刘飞眼里的表情,急忙走进马书记办公室。

马书记正在接电话:”是……是……张部长,这事我们一定查实,一定认真处理……”

我坐到马书记对过的椅子上,等马书记打完电话。

我一坐下,马书记也打完了电话,当下电话,看着我:“小江,学习结束了,是不是?”

“是的,马书记,昨天结束的,我昨天下午想给你汇报的,正好你不在。”我忙说。

“嗯……”马书记点着一支烟,深深吸了两口,看着我:“学习效果如何?”

“收获很大!”我说。

接着,我简要把自己的学习体会给马书记做了汇报,基本就是我昨天的口头发言内容。

“嗯……不错,那就好,学习回来了,部里的工作好好抓起来!”马书记听完我的汇报,没有做进一步的指示,拿起手里的一份文件:“小江,今天找你来,是两件事,一个是市委宣传部组织了一个去南方的采访活动,组织市里三家主要新闻媒体的记者去做深度经济系列报道,市里对这次报道很重视,张部长专门签批的,咱们报社由你去,正好你学习也结束了……这次你的任务很重,张部长对这次报道给予了高度的关注,亲自在报告上签批点名报社由你去……”

我接过报告,简单看了下,然后对马书记说:“是,感谢领导的重视,我一定尽力去完成这次采访任务。”

“对你写稿的能力,我是相信的,这次报道,一定要深挖根源,要找出南方乡镇企业和私营经济发展的亮点,主要还是要围绕南巡讲话来开展,要围绕思想解放来展开,要对比江海经济发展中的弱点来写稿,真正写出对我市经济发展具有启发性借鉴性的稿件来……”马书记说。

“嗯……”我认真地听着,点点头,又问马书记:“那我出去采访期间,新闻部的工作由谁来主持?”

我当时想,一定是陈静无疑了,陈静在我学习这三个月期间,主持很好的。

“你出去期间,新闻部的工作不要人主持,记者的稿子直接交总编室,直接由总编室的编辑处理。”马书记说:“我已经和张总编打了招呼了,你回去和记者们安排好……”

我一愣,接着点点头:“哦……”

我心里很意外,不知道马书记为什么突然这么安排。

接着,马书记又拿起一份文件亮了一下,但是没有给我看的意思:“还有一件事,最近部里正在抓行风作风整顿,重点是抓有偿新闻的问题,我今天刚一上班,就接到部里转来的一个文件,反映你们新闻部在你学习期间,陈静外出采访,大搞有偿新闻不正之风,利用写稿之便,接受被采访单位的礼物,这里明确提出了,大约半个月前,陈静为北方实业公司发稿,接受这个单位的8部采访机……被人民来信直接告到了部里,直接寄给了张部长,张部长很恼火,这是在顶风作案,专门让部办公室发了公函过来,刚才又专门给我打了电话,说要严查此事,严肃处理……”

马书记说着,口气变得严厉起来:“陈静刚刚负责新闻部3个月的工作,就翘尾巴,就目无纪律,就这么放肆,还了得……”

我懵了,看着马书记。

“马书记,这事我……”

我刚要给马书记解释,马书记直接打断我的话:“你不要多说了,这信里写得很清楚,采访机怎么接受的,怎么送来的,怎么分配的,都很具体详细,现在,你需要做的是,马上和刘飞去市委宣传部,找柳部长,一起彻查此事,查实后,要严肃处理,绝不姑息……刚才张部长说了,他马上安排柳部长负责查处此事,查出来直接给他汇报……好了,我要出去开个会,刚才我和刘飞已经说了,你去找他,去部里吧。”

马书记不容我再解释,站起来,拿起包就走。

我只得去找刘飞。

刘飞见了我,笑笑:“走吧,车在下面,去市委宣传部,找柳部长。”

路上,刘飞一脸痛惜:“唉……这个陈静,怎么搞的嘛,这3个月干的不错啊,马书记还经常夸她呢,怎么这么糊涂,做出这等愚蠢之至的事情,现在正在抓典型,可巧,她就撞上了……”

我看着刘飞的眼神,没有说话。

到了市委宣传部,我和刘飞直接去了柳月办公室。

这是我第一次去柳月办公室,一个单间,里面很整洁,茶几上放着一盆鲜花。

柳月正在里面,在他办公室里的还有宣传部新闻科的秦科长,一个30岁露头的年轻人。

见我们进来,柳月点点头,示意我们坐下。

然后,秦科长去关上办公室的门。

柳月的神色很严肃,秦科长也是。

刘飞打完招呼,没有说笑,也变得严肃起来。

柳月缓缓看了我一眼,接着就把目光一看,然后说话了:“刚才我接到张部长指示,张部长亲自签批了一封人民来信,反应江海日报社新闻部临时负责人陈静搞有偿新闻的事情,现在全市宣传系统正在狠抓有偿新闻等不正之风,在这个时候,出现了这种事,张部长很重视,要求严查,我受张部长委托,牵头调查处理此事……今天,请你们报社二位主任来,就是配合我和秦科长共同来调查……”

我的头皮蒙蒙的,脑子还没有回转过来。

“刘主任,你是报社办公室主任,从工作程序上来说,接受社会捐赠或者收受礼品,是不是要先走你这一关?”柳月问刘飞。

“是的,柳部长!”刘飞回答。

“那么,报社新闻部接受了8部采访机,你知道不知道?”柳月接着问。

第2219章轮到我说话了

“不知道,我从来就没有听说过这事,不光我不知道,报社党委成员都不知道,马书记也是今天早上才知道!”刘飞回答。

秦科长在旁边作着记录。

柳月摇摇嘴唇,看着我:“江主任,你在党校学习期间,陈静代替你主持新闻部的工作,这事,你知道不知道?”

这回,轮到我说话了。

我舒缓一口气:“柳部长,秦科长,这事,我想做一个说明,这信里举报的事实是正确的,从工作需要出发,我们新闻部是接受了被采访企业北方实业公司赠送的8部采访机,这8部采访机,除了一部我暂时保存,准备上交报社党委,其他的7部,都分配给了记者作业务之用……但是,这封信有一件事说错了,这件事,从头到尾,我都知道,从接受采访机到留下分配给记者们,都是我参与的,都是我批准的,陈静只是写个一篇稿子,把人家要送我们采访机的情况给我反馈,这事,做主的是我,同意的是我,留下的是我,和陈静无关,是我违反了纪律,我甘愿接受处分……”

我说完这话,柳月和刘飞还有秦科长都一怔。

秦科长放下笔,看着我说:“江主任,你不是在党校学习,报社党委指派陈静负责新闻部的吗?”

“是,不错,党委是临时指派陈静负责新闻部,但是,马书记还对我有另外的要求,要求我每天晚上回来都要过问新闻部的事情,听取陈静的工作汇报……说白了,部里的事情还是我负责,陈静只不过是在执行我的安排,这采访机的事情,陈静根本就没有参与,只不过传了个话,这一切,是我一手操作的……”我语气肯定地说。

当时,我不知道是谁写了举报信,也不知道这消息是怎样传出来的,当时,我只有一个想法,陈静虽然做事的方式不大妥当,但是,陈静绝对没有个人私心,没有个人思念,她所做的全都是为了工作,这事,绝对不能牵连陈静,绝对不能让陈静挨处分,我记住杨哥昨晚说的话,作为一个负责人,要敢于承担责任,要敢于保护下属。

柳月眼神严肃地看着我,我看到,那眼神里有一丝赞赏,还有一丝担忧。

“那――江主任,我可就如实记录了,”秦科长摇摇头,在本子上记着。

“记吧,秦科长,”我说:“一人做事一人当,我做的事情,我自然是要负责任的。”

“柳部长,你看,还要不要再找陈静来核实一下。”秦科长问柳月。

柳月没有立即回答,眼神犹豫了一下,看看我。

不等柳月说话,我忙接过来:“柳部长,秦科长,完全没有这个必要,事情与我刚才已经讲得很清楚了,这事和陈静无关,她是被诬陷的,做了我的替罪羊,既然我已经说了事情的经过,还有必要找陈静吗?这事,和她是无关的。”

“刘主任,你说呢?”柳月看着刘飞。

“我来是配合柳部长调查的,一切听柳部长的。”刘飞说。

柳月沉吟了一下,然后说:“那好,这样,江主任,你就此事写一个情况说明,把详细具体的过程都下来了,包括你们采访机的去向和用途,包括你们接受采访机的动机,包括你们接受采访机的方式,是人家主动还是自己索取,都写出来,下午交给我。”

柳月话中有话,我听出来了。

“不用,我这就写,给我10分钟,我这就写出来。”我说。

柳月看了我一眼,又瞥了一眼秦科长和刘飞:“那……好吧。”

于是,秦科长找来纸笔,我当场就写起来。

我写的时候,当然不会按照那天我和陈静实际的情况来写,而是按照我刚才讲的情况来写。

写完后,我将说明交给柳月:“柳部长,全部的过程都在这里,请你审阅。”

柳月接过来仔细看了一遍,嘴唇咬了咬,然后站起来:“你们在我办公室稍等一下,我和秦科长去找张部长!”

然后,柳月和秦科长起身出去了,拿着我写的情况说明。

刘飞扭头看着我,满脸惋惜:“江主任,这事……怎么搞的?怎么是你操作的?”

“是的!”我点点头,冲刘飞笑了一下:“是我靠作的!”

“糊涂啊,糊涂,”刘飞拍拍我的肩膀,小声说:“你这下子撞到枪口上了,张部长正想抓典型呢,可巧你就遇上了,这样的事,咱们报社以前常有是不错,可是,这次……唉……恐怕柳部长想帮你也无能为力啊……这下子,处分可不会轻啊……”

“那没办法,既然事情已经发生了,那就面对吧!公事公办就是了!”我说:“只是这写信检举揭发的,弄错了责任人,差点冤枉了人家陈静!”

“哦……嗯……”刘飞点了点头,眼珠子飞速转悠了一下,然后不再说话了。

过了大约1个多小时,柳月和秦科长回来了,柳月的神色有些惨白,眼神沉重。

柳月回到办公桌前坐下,沉默了一下:“好了,你们回去吧,张部长批示了,此事在全市宣传系统进行通报,对江海日报社提出严重批评……同时,要求报社对责任人进行严肃处理,将结果上报部里……”

我微笑着冲柳月和秦科长点点头,站起来:“二位领导,那我们走了。”

临走时,我又看了柳月一眼,柳月正用忧郁的眼光看着我,眼神里充满了痛惜好和无奈。

我忙拉着转身离去,怕刘飞也像我一样再回头看。

回去的路上,刘飞关心地拍着我的肩膀安慰我:“唉……老弟,想开一些,既然已经这样了,好好认个错,争取宽大处理!”

我感激地看着刘飞:“谢谢你老兄的关心!”

说这话的时候,我脑子里突然冒出一个想法,是不是刘飞指使人干的这事,或者是梅玲指使的,想整陈静的呢?

不过,这毕竟是猜测,我没有任何证据。

回到办公室,我正常工作。

陈静今天不在,昨天感冒了,今天在家里休息,请了病假。

我正在忙着,就接到了柳月的传呼:“如方便,回我办公室电话。――柳女士。”

我关上办公室的门,摸起电话打给了柳月:“是我。”

“你――”柳月的声音里充满了无奈和沉重:“怎么搞的?昨晚我刚和你说过这事,怎么就――”

“这事很久了,快半个月了,新闻部的记者连个采访机都没有,报社又不给配,领导有钱吃喝有钱买车有钱玩乐,就是没钱给买采访机,我有什么办法?我总得工作吧,这个东西,又不是用来个人享受的,是用来工作的,又不是揣进了个人腰包,挨个处分,我认了!”我平静地说,安慰着柳月:“没事,我又不是贪污受贿,我只不过是做事情的方式不大对,处分就处分吧,反正不能撬了我的饭碗……”

“我把你的说明给张部长看了,张部长也没办法了,他也不好随便改口了,因为这事之前几个部长都知道,秦科长在跟前,我也不好多说,张部长咬咬牙,狠了狠心,还是决定拿你开刀……”柳月的声音有些难过:“一方面他不想拿你开刀,一方面他又急需抓一个典型……”

“那我岂不是等于帮了张部长的忙了?”我轻松地说:“谁让咱倒霉了,遇上了,没办法。”

“这样的事我知道在报社各个编辑部室都有的,大家都是先斩后奏,有的斩了不奏,党委一直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管,可是,这次,正在风头上,张部长一方面要在全市宣传系统通报此事,通报报社,另一方面,要求报社快速做出处理,上报部里……这次,估计轻不了……”

“没事的,我扛得住!”我轻松地说:“只要别把采访机没收就好。”

“肯定得上交,”柳月说:“不过,都用了这么久了,可能会再返回发给你们用的,老总们不会再霸占了,以前,打着工作名义配的那些采访机器,很多都进了老总们自己家的柜子里了……没办法,这就是现实……”

“只要能把采访机给我们用,这个处分我认了!”我说。

“我看你情况说明上说接受了8部采访机,怎么分配了7部?”

“因为我有一部,不要了!”我说:“你给我买的那部索尼的,你忘记了?”

“哦……我……我怎么能忘记……”柳月沉吟了一下:“还有,这事情到底是你做的还是陈静做的?”

“我做的!”

“哦……真的?”

“真的!”我说。

然后,柳月沉默了片刻:“这封信,是打印的,写的很详细,估计是新闻部里的人反应的……”

“哦……”我的心里感到一阵懊丧,有些难过,不明白内部的人为什么要这么做。

“事情已经这样了,张部长下了决心,谁也无法去改变,包括杨哥也不好多说,”柳月轻轻地说:“……你不要有太大思想压力,好好正常工作,让你去南方采访的事情,张部长没有提出换人……”

“没事的,你放心吧,我知道了。”我的心里很感动,感动于柳月对我的关心。

“唉……”柳月长长地叹了一口气,挂了电话。

第二天上午,我的处分结果出来了:在全社大会上做检查,停职反省一个月,党内警告处分。

同时,8部采访机全部上缴,听候党委处理。

下午,我又一次上了全体人员大会的主席台,做深刻检查。

在我站在台上检查的时候,我偶尔往台下一瞥,看到了坐在前排的刘飞和梅玲。

(快捷键:←) 上一章返回目录(快捷键:Enter)下一章 (快捷键:→)
play
next
close
X
Top
关闭
手机客户端
APP下载